上级文件精神
上级文件精神首页 > 上级文件精神
在全省师范教育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

发布日期:2018-12-12


 

省政府副省长 杨兴平

2018 11 9 日)

 

今天,我们召开全省师范教育工作座谈会,主要任务是深入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党的十九大精神,全面落实全国教育大会和省委十一届三次全会精神,总结交流师范院校人才培养工作经验,分析存在的困难和问题,研究部署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重点工作,不断提升师范院校人才培养质量,为推进教育强省建设、办好人民满意的教育提供坚强的人才保障。刚才,世宏同志通报了有关工作情况,几所师范院校、幼儿园、小学、中学、职业学院、特殊教育学校代表及教师、师范生代表作了发言,讲得都很好,体会也很深。下面,我讲三点意见。

一、深刻认识加强师范教育的重大意义

教师承担着传播知识、传播思想、传播真理的历史使命,肩负着塑造灵魂、塑造生命、塑造人的时代重任,是教育发展的第一资源,是国家富强、民族振兴、人民幸福的重要基石。

第一,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必须大力加强师范教育。

尊师重教是中国的优良传统,早在公元前 11世纪的西周时期,就提出“弟子事师,敬同于父”。孔子更是被推崇为“大成至圣先师”,还被誉为“万世师表”。战国末期的荀子,对教师的地位和作用率先作了集中论述,第一次完整地提出了“天地君亲师”的序列。高度尊崇礼法的荀子认为,教师是礼法的守望者,是否尊重教师,是一个国家兴盛衰败的晴雨表,“国将兴,心贵师而重傅”“国将衰,必贱师而轻傅。”因此,历代政治家、思想家都非常重视并提倡尊师重教,《程门立雪》《子贡尊师》《李世民教子尊师》《张良拜师》等典故被传为千古佳话。

专门培养教师的教育机构则是近代以来的事。中国师范教育始于 19 世纪末期,是应洋务运动和维新运动的需要而兴起的。洋务派在“自强新政”的口号下,兴办洋务学堂。张之洞指出,师范学堂应与普通学堂分设,而“师范学堂为教育造端之地”,并认为在筹办小学堂之前,应先办师范学堂。1912 年中华民国临时政府成立后,蔡元培担任教育总长,对文化教育进行了一系列改革,颁布了《师范教育令》《师范学校规程》《师范学校课程标准》等一系列文件。1949 年新中国成立后,迅速恢复师范教育,1953 年周恩来总理亲自签署颁布《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关于改进和发展高等师范教育的指示》。1966 年“文化大革命”开始,在“踢开党委闹革命”的口号下,各级学校领导班子瘫痪,教师队伍遭受严重摧残,教育事业遭受灾难性损失。粉碎“四人帮”反革命集团后,尤其是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我国教育事业进入了一个新的历史时期。1977 年,全国恢复高考制度。1979 年中共中央宣布摘掉强加在教师头上的“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帽子,再次决定把学校工作重点转移到教学上来,提高全民族的科学文化水平,更好地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服务,师范教育迎来了春天。

反观中国历史,很好印证了荀子这位古代先贤“是否尊重教师,是一个国家兴盛衰败的晴雨表” 的论断,这一论断到今天也依然闪耀着智慧的光芒。我们总结建国以来教育事业最主要的教训,就是忽视教育发展的优先战略地位。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提出,“建设教育强国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基础工程,必须把教育 事业放在优先位置,加快教育现代化,办好人民满意的教育”。 年大计,教育为本;教育大计,教师为本。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建设一支规模宏大、素质过硬的教师队伍,已经成为我们这一代 人特别是师范院校和教师教育专业义不容辞的历史使命。

第二,各国的做法启示我们必须大力加强师范教育。

教育是立国之本,是一个民族兴旺的标记。一个国家有没有发展潜力看的是教育,这个国家富不富强看的也是教育。美国政府高度重视教育,在教育上的投入每年高达上万亿美元,促进了科学技术的快速发展,拥有一大批高科技企业巨头,成为美国经济增长的中坚力量。英国高等教育质量在全球享有盛誉,历经 900年历史经久不衰,所培养的诺贝尔奖得主位列全球第二,这与英国政府高度重视高等教育在经济社会发展中的战略地位密不可分。德国在二战中被摧毁成一片废墟,甚至有人说,德国人光清扫柏林的瓦砾就需要 20 年,但是经过短短几十年时间,德国又重新回到了世界大国行列。战争虽然摧毁了德国的建筑,但没有摧

毁德国的教育软实力。正是通过发展教育事业,使德国重新站了起来。日本和德国相似,在战后几十年间就发展成为世界性大国,重新回到国际舞台,靠的也是对教育事业的高度重视和持续投入。以色列是一个小国,但它却以其明确的教育与科技立国策略,不断增强自己的竞争力,以持续发展的经济和成功的高科技产业,跻身于世界 20 个最发达国家之列。马来西亚是一个并不算发达的国家,但就是这样一个国家,却在 2017 年吸引了超过 17 万留学生,而中国在近 5 年时间里前往该国留学的人数更是增加了 3 倍。这个国家对教育的重视程度远远超出了我们的想象,他们有一个传承多年的规矩:凡是要参与竞选该国总理的候选人,都必须有担任教育部长的经历。换句话说,要想当国家总理,先到教育部上班,搞懂国家教育再说。

作为教育体系的“母机”,师范教育的质量决定了整个教育发展的水平,世界各国特别是发达国家都非常重视师范院校、师范教育的建设和发展。世界上最早的师范学校可追溯到 1684 年法国的师资训练学校,但专门的师范教育体系,是产业革命后伴随大工业发展和教育普及化产生的。1798 年,英国一度提倡导生制,但因形式呆板、机械,教学质量低劣,导生制无法满足作为工业革命发展先驱的英国对师资的需求。1840 年,政府拨款兴建师资训练学院,取代导生制成为早期英国师范教育的重要形式。美国在建国初期也实行导生制,1823 年私立师资培训班出现,1839 年州立师范学校出现,随后州立师范教育体系逐渐向西部延伸,1875年全国已有分布于 25 个州的 95 所公立师范学校。法国是最早出现具有近现代意义师范教育机构的国家,其《基佐法》规定每省开办一所师范学校。1879 年又颁布法令规定每省必设男、女师范学校各一所。德国师范教育源远流长,其师资养成所是世界师范教育的先驱,且早在 18 世纪 30 年代,德国各邦就相继成立了一批初具规模的师范学校。

第三次科技革命后,社会对劳动者的知识和智力要求进一步提高,中等教育日益普及,各国开始着手发展高等教育,师范教育发展进入新时期,呈现出以下几个特点:一是结构层次由低到高。社会经济发展和教育规律决定了师范教育必将由初等到中等最终发展到高等教育阶段。二是从单一封闭到多元开放。师资培养模式大致经历了经验模仿、一元封闭以及多元开放模式,分别对应生产力水平低下时代、工业时代和信息时代的不同需求。三是积极探索更好的师范教育模式。课程综合性日益提高,理论与实践结合,学科间相互渗透融合,注重前沿科技知识的学习。四是政府推动力量进一步加强。政府通过立法等手段保障师范教育健康发展。五是职前职后两级分离的师范教育模式逐渐合一。教师专业化发展日益深入人心,体现了终身教育思想。

回顾改革开放 40 年来我国师范教育发展走过的历程,与西方师范教育有许多相似之处。我们既要学习借鉴、研究共通点,又要结合新时代新形势新要求,重新思考世界各国师范教育的理论与实践,跳出以西方为摹本的思维模式,构建具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特征的师范教育制度体系,最大程度少走弯路。

第三,时代的发展要求我们必须大力加强师范教育。

党的十九大作出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的重大判断,这是我国发展新的历史方位。时代越是向前,知识和人才的重要性就愈发突出,教育和教师的作用就愈发凸显。党的十九大提出“建设教育强国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基础工程。”教师是立教之本、兴教之源,教师队伍建设是教育强国建设的重中之重。今年 9 10 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教育大会上指出,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对教师队伍建设提出新的更高要求,要坚持将教师队伍建设作为基础工作,为我们的工作指明了前行方向。

习近平总书记今年 2 月来川视察时指出,四川在全国发展大局中具有重要的地位。作为教育大省,我省教育一定程度上就是全国教育的缩影,既有可与东部发达地区比肩的成都平原教育,又有发展相对滞后的盆周贫困山区教育,更有典型西部特征的川西高原 3 个少数民族自治州教育,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矛盾十分突出,而造成这一主要矛盾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我省高素质师资供给不足。因此,要解决我省教育发展中人民群众“急难愁盼”的根本问题,就必须抓好教师队伍建设这个“牛鼻子”,就必须夯实师范教育这一“基础中的基础”,这就要求我们必须抢抓机遇、超前布局,以更高远的历史站位、更宽广的国际视野、更深邃的战略眼光、更务实的工作举措,加快发展师范教育,着力强化教师队伍,努力让人民群众享有更好更公平的教育,办好人民满意的教育。

今年 6 月,省委十一届三次全会作出了《关于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对四川工作系列重要指示精神的决定》《关于全面推动高质量发展的决定》,对治蜀兴川再上新台阶作出了总体谋划和战略安排。实施“一干多支”发展战略,构建“一干多支、五区协同”区域发展新格局,形成“四向拓展、全域开放”立体全面开放新态势,发展具有四川特色的现代产业体系,根本靠人才、基础在教育。目前,我省教育规模位列全国第四,但“大而不强”问题还比较突出,迫切需要在新的历史起点上强力推进教育强省战略,更好适应时代变化,回应人民期盼。当务之急就是要进一步加强师范教育,造就一支高素质专业化创新型教师队伍,为实现经济高质量发展、推动治蜀兴川再上新台阶提供坚强的人才智力支持。

二、准确把握新时代师范教育的发展思路

一个时期以来,一些师范院校不安其位、盲目浮躁,偏离了正常的发展轨道。一是部分院校发展脱离“师范性”。由于定位不准,片面认为“综合性”高于“师范性”,不顾自身实际,急于加快综合化步伐。为了与其他大学在竞争中处于优势,通过合并重组、更改校名、增加学科门类等方式,不遗余力建设“综合性大学”,反而失去了师范类院校的特色。二是师范生比例下降。据不完全统计,各师范院校的非师范专业占学校全部专业的比例已经达到 60% 70%,非师范专业的在校学生也已经超过 50%,从侧面反映出传统师范教育式微。三是师范教育专业弱化。师范教育从“核心”走向“边缘”,有限的教育资源被分流到非师范专业,师范教育的师资力量被削弱,专业性降低,教学质量下降。师范生培养特色不够鲜明、创新力度不够,教学方法、教学手段单一,实践性不足。有些学生奉行“玩命的中学、快乐的大学”,懒散度日,荒废学业。同时,性别差异也是不容忽视的问题,师范院校中女学生多、男学生少,普遍存在性别比例失衡问题。

当然,出现这种现象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既有历史的影响,也有现实的因素。比如,师范专业毕业生就业需求不旺,现在全国每年毕业的师范生大约有 60 多万,但基础教育的师资需求只有25 万,且每年新入职教师中,有四分之一来自非师范类院校的综合性大学。又比如,高校综合评价机制不科学,片面将高水平大学、一流大学简单等同于综合型大学、研究型大学。在这种评价体系中,师范院校把“师范”帽子视为办综合型大学的障碍,希望能尽快摆脱师范约束,办成综合性大学。为此,大力加强师范教育,必须做到“三个回归”。

(一)让师范院校回归“师范性”。关于“综合性”和“师范性”的争论一直存在。有的同志认为,在推动高等教育大发展的背景下,师范院校为了能获取更多的资源,拥有更强的实力,在学科结构、专业设置、人才培养模式上更加开放,就必须走综合性发展的路子,建设综合性大学是必然目标。有的同志强烈反对综合化,认为综合化就是取消师范化,就是完全否认独立师范院校存在的价值,不符合教育发展规律。其实,综合性和师范性应该辩证地看待,把握两者对立统一的关系。师范院校的综合化发展,是一个长期、艰巨而复杂的过程,不应该也不可能一蹴而就。在这个过程中,不能放弃师范教育主业主责,坚持“不懈怠、不

旁骛、安其位、守其责”,大力改善师资和办学条件,突出鲜明的师范特色,不断提高办学水平,在此基础上稳步提升学校的综合实力。

(二)让师范教育回归“专业性”。师范教育的专业性体现在学科知识的专业性和教育知识的专业性,一名好教师,既要有专业的学科知识,又要有专业的教育知识。优秀的教师既需要有深厚的学术功底,广阔的学术视野,紧盯学术前沿,不断更新知识,又需要把握教育的真谛,了解青少年发展的规律,懂得教什么和怎么教。要不断强化师范教育的专业性,注重将通识教育、学科教育、教师专业教育相融合,实现文理渗透、学科渗透,通识课程、教师专业课程、综合实践课程相互促进、相得益彰,学生学科水平和教育水平同步提升。要切实加强教育实践环节,强化普通话、板书、演讲口才、计算机、文体才艺等教育基本技能训练。

(三)让师范学生回归“职业性”。教师首先是一份职业,师范院校和举办有师范教育的非师范院校是培养教师的摇篮。师范教育的定位是培养教师,师范学生的定位是成为未来的教师,学校就不能忘掉本业,学生就不能忘记初心。很多学生在进入大学时,希望通过就读师范教育专业将来成为一名合格的人民教师,但经过几年的大学生活后,已经不再愿意从事教师职业,甚至对教师职业嗤之以鼻。这里面既有师范教育的问题,也有学生自身的问题。要让师范学生回归“职业性”,为成为教师而读书。要引导学生的合理预期,形成科学的职业规划,始终坚持成为一名有情怀、有理想的教育工作者。

三、牢牢抓住新时代师范教育的着力点

一是促进师范专业和非师范专业协调发展。师范院校首先要以优质师范教育为基础,以强化师范专业为目标。我们强调要办好师范专业,并不等于不能办非师范专业。在创新驱动引领发展的背景下,大学要增强自己的综合实力和竞争力,需要有一定的综合性。全面贯彻党的教育方针,大力推进素质教育,使每个学生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也需要一个先进合理的学科专业结构。师范院校可以办非师范专业,但要以师范专业为基础,走纵向延伸、横向拓展、内在联合、学科交叉的道路,而不是完全另起炉灶、从零开始。这样既拓宽了学校专业学科面,更好服务经济社会发展,又强化了师范专业,充分体现了师范院校的特色。师范专业和非师范专业,不应该是此消彼长的关系,而应是相互促进、协调发展的关系。否则,就可能出现师范专业没办好、非师范专业也没发展起来这样一种大家都不愿看到的情况。

二是不断提高综合性大学师范专业水平。近年来,许多同志向我反映,部分新进的综合性大学师范专业学生,知识宽广、思维活跃、勇于创新,但角色转换心理准备、教学技能与实践经验等相对不足,不能很好胜任教师工作。要下大力气,进一步提高综合性大学师范专业水平,加强教育实践类课程比重,合理安排教育学、心理学、教材教法三门师范生特色课,扎实开展好见习实习,增加教学设计与教学技能训练、教学反思体验、教学问题研究等内容。加强教学指导,号召高校教师走进中小学观摩学习,聘请优秀的中小学教师指导高校教师。师范专业教师和中小学教师相互配合、取长补短,共同指导师范生的教育见习实习,确保

实践效果。

三是着力强化对师范教育的政策支持。加大对师范教育的宣传力度,提高师范专业的吸引力,灵活采取到岗退费、公费培养、定向培养等方式,吸引优秀青年报考师范院校和师范专业,不断提升生源质量。大力推动师范院校招生制度改革,鼓励办学条件好、质量优的师范院校和师范专业实行提前批次录取或采取“大类招生、二次选拔”方式,选拔乐教适教的优秀青年就读师范专业,实施好深度贫困县专项计划。大力支持师范院校建设,优化专业布局,将符合条件的师范院校和师范专业纳入省“双一流”建设支持范围。支持高水平综合大学成立教师教育学院,设立师范专业,积极参与基础教育、职业教育教师培养培训。强化学科

建设,推动内涵发展,支持师范教育专业硕士学位点、博士学位点建设。探索提高师范院校生均经费标准,促进师范专业发展。建立健全“公费师范生”制度,持续为乡村教育提供高素质师资,扎实推进“一村一幼”辅导员能力提升培训。

四是大力弘扬师范传统,重拾“工匠精神”。我国师范教育在长期的办学实践中积累了具有中国特色的优良办学传统和经验,深深扎根于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沃土之中,是中国教育史上不可忽视的、不可替代的宝贵财富。尤其是当年的中师教育更是师范教育的瑰宝。在构建现代师范教育体系中,要认真总结发扬中师教育的历史经验。中师的优良传统从本质上讲是“一丝不苟、精益求精、追求卓越”的精神,也就是李克强总理强调的“工匠精神”。具有“工匠精神”的教师将教育作为终身事业,专注、执著于教育教学,力求教育教学工作的精细、完美,并在此过程中体验幸福。(于漪“一辈子做教师,一辈子学做教师”,是“工匠精

神”;苏霍姆林斯基在《给教师的一百条建议》中提到一位历史老师“对每一节课,我都是用终生的时间来备课”,是“工匠精神”;甚至于教育教学中的某项绝技,如在黑板上反手画圆、随手画地图、能用二十种语气说“你好”、能在开学一周内记住所有学生的姓名等,也体现了“工匠精神”)。因此,师范教育要继承优良传统,重拾“工匠精神”,注重师范生职业精神培养、职业技能训练、行为规范养成,不断提高师范生培养质量。

五是推动形成师范教育发展的工作合力。健全地方政府、高等学校、中小学“三位一体”的师范教育人才培养机制,联动开展师范生见习实习、教师跟岗培训和教研教改工作,着力推进协同育人。充分发挥“国培计划”“省培计划”示范引领作用,加强教师培训需求诊断,优化培训内容,实施中小学名师名校长领航工程,加快高素质教师和未来教育家培养培训。加强对新教师入职教育的统筹规划,推行集中培训和跟岗实践相结合的新教师入职教育模式。持续实施职业院校教师素质提升计划,引领带动高层次“双师型”教师队伍建设。继续加强教师发展中心建设,大力提升高校教师队伍教学能力和专业水平,努力形成多方参与、协同创新、共建共享的师范教育发展新格局。

六是持续抓好师德师风教育。学高为师,身正为范,教师职业具有为人师表、引领风尚的特殊价值,抓好师德师风是建设高素质教师队伍的内在要求和重要保证。师范教育必须将师德师风教育摆在首要位置,落实师德教育新要求,增强师德教育实效性,将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对教师的殷切希望和要求作为师德教育的首要任务和重点内容。要加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加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和革命文化、社会主义先进文化教育,引导广大教师和师范生热爱祖国、奉献人民、造福社会。严格落实《高等学校教师职业道德规范》《中小学教师职业道德规范》,用“四有好老师”标准,统领教师成长发展,引导广大教师和师范学生明大德、守公德、严私德,成为先进思想文化的传播者、党执政的坚定支持者、学生健康成长的指导者和引路人。同时,要不断完善教师待遇保障机制,维护教师合法权益,提升教师社会地位,大力营造尊师重教、崇尚教育的良好氛围,让广大教师安心从教、热心从教。

同志们,发展师范教育,责任重大,使命光荣。让我们坚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全面贯彻党的教育方针,认真落实全国教育大会和省委十一届三次全会精神,坚定信心,振奋精神,持续深入推进我省师范教育各项工作,努力造就一支师德高尚、业务精湛、结构合理、充满活力的教师队伍,为加快推进教育现代化、建设教育强省、办好人民满意的教育而努力奋斗!